非法集资披“互联网金融”外衣超亿元案件增多

  • 文章
  • 时间:2019-01-19 11:34
  • 人已阅读

17班和18班课堂外。 “归去开车慢点,路上小心。”这是卢天川(假名)对怙恃说的最初一句话。 2017年2月26日周日下昼2点,卢振江佳耦开车送17岁的儿子卢天川返校。十几分钟的路程,一家三口话不多,不过是怙恃嘱咐儿子住校时留意赐顾帮衬身体,吃饭留意卫生等等。 下车前,卢天川如许叮嘱了父亲一句,随后径直进了校门。 五天后,卢天川死了。 他的同班同窗李松(假名)杀死了他,同时受伤的还有另外一位同窗杜宇飞(假名)。三人住同一睡房,都是河南省濮阳市第一高级中学(如下简称濮阳一高)高二培优班即“尖子班”的先生。 濮阳一高是一所封闭式办理的寄宿制高中,也是濮阳首屈一指的重点高中,集中了全市成就最佳的先生。在那里,先生们早五点起床,晚十点睡觉;上课前呼喊本班标语;班规则是与考试成就无关的不同赏罚措施…… 3月10日下昼放假后,卢天川和李松地点的18班课堂空无一人。A12-A13版/新京报 王婧t 同窗清晨被刺 3月3日清晨,住在濮阳一高3号楼334睡房的彭程(假名)被一声尖叫惊醒。他看了眼表,3点50分。 一个黑站在门口,借着楼道里照出去的灯光,彭程认出他是同睡房的李松。李松扭头朝彭程的方向看了一眼,跑了出去,锁上了门。 睡房8位同窗,当晚都在。同窗们举动手电筒下床检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睡在凑近门口下铺的卢天川满床是血,卢天川闭着眼,双唇发抖,发不出声响。 啼声来自于睡在卢天川上铺的杜宇飞。他的颈部和左臂各被划了一道口儿。他告诉同窗,一醒来就看到李松站在他面前,倚着梯子,手里举着一把刀。他吓得惊叫起来。 说这话时,他一向在发抖。彭程说,杜宇飞那时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白的。 之后,锁住的门被隔邻睡房同窗用哑铃砸开。彭程出门等救护车时,踢飞了一把刀,通体绿色,刀刃“约四分之三手掌长”,上面沾着血。 濮阳市人民医院的120登记本显示,当天清晨4时2分,急诊室接到市一高复电,称有人被刀砍伤。 介入挽救的刘兴涛大夫回想,他进宿舍后,一名先生“右卧在床,颈部一个大创口”,性命体征已消失。另外一名先生颈部有伤,站着和警察谈话,声响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