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字谜案

  • 文章
  • 时间:2018-10-01 10:00
  • 人已阅读

  这天早晨,李二喜的媳妇从娘家回来刚一进屋门,就觉得脑袋“轰”地一下惊呆了!只见她的丈夫李二喜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血流满地,已遇害身亡,。

  

  接到报案后,名洲县县令梁松水便带着一班捕快衙役来到李二喜家里。现场勘查发现,有明显的搏斗和被盗痕迹,死者是被捅了一刀致命的。经询问李二喜的媳妇得知,李二喜前天挖好准备冬天放红薯的窨子,吃了晚饭就赌钱去了,而且一整夜都没有回家。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一早,李二喜的媳妇赌气便回娘家了。今儿一早,在娘家娘的劝说下,她只得又回来了。她回家的时候,大门是虚掩着的。除此之外,留在现场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是死者临死前在自己的灰白色衣服上,艰难地写下了“福寿”这两个血字。

  

  梁县令综合整个情况推断认为,因为昨天夜里一直都下着大雨,所以在院墙上和其他地方也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就有可能是李二喜赌到半夜时欠下了赌债,讨债人便跟随他来到了家里要钱,但他一时又拿不出钱来,于是两个人发生了争吵扭打,讨债人一时恼怒,便掏出随身携带的刀子,把他一刀给刺死了。也有可能是半夜里李二喜赌赢了不少的钱,在从赌场回来的时候,不想被刚才赌场上的一个或两个赌徒,尾随他跟到了家里,为了抢夺他刚赢到的银子而又不易被人发现和怀疑,这才在他家里掏出刀来把他给杀了,并故意在屋里弄成了被盗的假象。当然还有可能是李二喜半夜赌罢回来时,正好被一个盗贼发现尾随进到了他的家里。或是抢夺他银子时他喊叫或反抗,一时慌张或恼怒的盗贼便把他给杀了。再有可能就是有个盗贼翻墙入室偷窃的时候,正好被半夜回来的李二喜堵在了家里。两人在相互搏斗中,盗贼见一时难以脱身,就掏出刀来杀死了李二喜。除了这些之外,自然还会有其他的一些可能。不过,不管属于哪一种可能,也都应该与“福寿”这两个血字有关。比如那赌徒或盗贼名叫“福寿”,或者叫“福”或“寿”,或者他们穿的衣服上有“福寿”的图案。还有在近处有一个“福寿祠”,是不是也会与它有什么关系呢?再就是凶手家的大门脸儿上,是不是因为有这两个“福寿”的字呢?等等。

  

  按照这些推断和可能,梁县令便派出捕快去四处调查线索和缉拿凶手。然而,经询问核实,经常与李二喜在一块儿玩钱赌博的几个人,他们的姓名中都没有“福寿”这两个字,而且在其他方面也都没有一点联系。特别是梁县令推断的其他几种可能,派出去的几路捕快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这样,三天两天过去了,十天半月又过去了,这起杀人案的侦破却没有一点进展。直到一个多月之后,这才终于有了转机。因为有一个姓秦的捕快,抓到了一个小偷名叫“刘福寿”,这名字正好与那两个血字相吻合,而且留下血字的“留”与这刘福寿的“刘”也正好是同音呀!在过堂审问时,这个刘福寿起初只承认曾经偷过几家东西,而矢口否认曾去过李二喜家杀过人。但后来经不起“大刑伺候”,他终于交代了他半夜去入室盗窃,反被李二喜堵在家里,他一时难以脱身便杀害了李二喜的犯罪过程。可就在他被正法砍头的头一天,他却又向他的媳妇哭诉说,他是被屈打成招冤枉的,日后一定要为他申冤昭雪。他死后,他媳妇也曾多次为他鸣冤上告,不过,终因缺乏有力的证据,案子最后也不得不不了了之了。

  

  五年后,新科进士季玉春奉皇上圣旨,以八府巡按的身份来到名洲县巡视的时候,忽被一民妇跪地拦轿喊冤告状。季玉春命随从接过状子,他看过之后便让那民妇回家等信儿去了。

  

  季玉春被县令恭迎到县衙之后,便问起那民妇告状却久告不果到底是怎么回事。县官立刻显出很无奈的样子说,当时,不但这个民妇的丈夫刘福寿的名字“福寿”,与死者李二喜临死前留下的“福寿”两个血字完全相符,而且还当堂供认了他翻墙入室正在盗窃的时候,正好被半夜里回到家里的李二喜堵住,而且李二喜不但不放他走,而且还坚持一定要抓他去县衙,所以他一时恼怒性起,就狠狠地向李二喜捅了一刀。可后来刘福寿被正法之后,他媳妇却一直告状说是冤枉了他,但又总是拿不出什么证据来。所以说,怎么能是冤枉了他呢?季玉春听了介绍后又翻看了卷宗,虽然没有发现什么破绽,可总觉得这个案子在什么地方存在着一些出入。

  

  年轻气盛的季玉春决定非把这个案子查它个水落石出不可,却又一时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第二天是知府梁松水的五十大寿,他盛情相邀季玉春大驾光临。在知府大人举行的盛大的寿宴上,到场的人自然是一片奉承祝贺之声。这时,在众人的怂恿之下,推举出一位善于书法的老者,当场铺纸备墨笔走龙蛇,一气写下了这么一副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大家一看,不免有点扫兴,因为字虽然写得不错,但却是一副流传得老掉牙的老联。不过,老者却是另有见地地说:“这副寿联,虽然大家最熟悉不过的了,但不知诸位发现了没有,今天用它来为咱们知府大人贺寿,真是再贴切不过了……”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一个关子,抬头扫视了众人一下,这才用手一指桌上刚写好的对联说:“诸位请看,这上下联的最后一个字是什么呢?”经他这一点,众人这才不约而同地注意到,那不明明白白地组成了知府大人的名字“松水”二字吗?随即大家便发出了佩服和赞叹之声。然而与众不同的是,令季玉春眼前一亮的却不是万博登陆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万博娱乐下载网址下载是众多体育迷,尤其是足球迷们的最爱,万博登录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登陆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登陆期待您的到来!那上下联的末尾两个字,而是开头的“福寿”二字!季玉春不由心中陡然一动:难道那李二喜留下的两个血字,就应在了这副妇孺皆知的老对联上?那起血案真的与眼前的知府梁松水有关?

  

  这天,经过化装的季玉春,又悄悄地来到了名洲县。他通过走访和调查得知,梁松水在这里当县令的时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贪财枉法之官。尤其是在他升任了知府之后,一个和他关系十分密切的捕快竟接了他的任,也就是现在的秦县令。季玉春还找到了李二喜的媳妇,并向她打听了案件发生前后的一些有关细节。比如李二喜曾是一个穷秀才,因几次赶考都名落孙山,破罐子破摔,染上了嗜赌的坏毛病;他在自家院里挖窨子先烦后乐的反常表现等。季玉春总觉得这些事情有些蹊跷,比如李二喜是不是挖出了什么值钱的古董呢?可又一时难以找到能够证明的一些线索。接下来,他又化装成一个外地来的古董商,逐一找到了当时常和李二喜玩钱的几个赌徒。当他来到其中一个赌徒家,假装上门收购老古董的时候,赌徒说,他早已输得一贫如洗了,哪里还会有值钱的古董可卖?但在季玉春临出门时,那赌徒叹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脱口说道:“俺要是有那尊‘玉佛神’就好了!”季玉春一下在门里停住了脚步,回头忙问:“玉佛神?是什么古董?”那赌徒讥笑地说:“看你还要买古董哩,连这都不懂?”那赌徒介绍说,据老人们相传,这“玉佛神”是一位天上的“雨神”,它正襟危坐在莲花台上,左手在上攥着一尾鱼,右手在下端着一个碗。最奇妙的是,在某一固定的时刻,如果从鱼嘴里滴到碗内一滴水,第二天就一定会下小雨;如果从鱼嘴里滴到碗内两滴水,第二天就一定会下中雨;如果从鱼嘴里滴到碗内三滴水,第二天就一定会下大雨。所以说这是一件世间罕有的神奇宝贝。季玉春故意不相信地笑笑说:“这只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哪里会有真的呀?”那赌徒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便认真地说,实话告诉你吧,在五六年前他们这里有个叫李二喜的人,就在挖窨子的时候挖出来一尊“玉佛神”,与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季玉春进一步激将他说:不信万博登陆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万博娱乐下载网址下载是众多体育迷,尤其是足球迷们的最爱,万博登录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登陆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登陆期待您的到来!、不信,除非你亲眼见到了。那赌徒说,只可惜没有亲眼见到,但那天晚上一块儿去赌场的路上,是李二喜亲口对他说的。李二喜说,下午刚挖出来“玉佛神”不一会儿,就见从那鱼嘴里滴出来了三滴水,正好落到了下边用右手端着的小碗里。兴许是那尊“玉佛神”真的给李二喜带来了好运气,那天晚上李二喜不但赢了,而且从第二天下午开始,果然又一直下开了大雨。过了半夜雨才下小了。散场的时候,李二喜还悄悄地对他说,等到了白天里一定让他见识见识那尊“玉佛神”,可谁知到了天明就听说李二喜被人杀了。捕快找他问话时,他怕引起杀人嫌疑,没敢说知道那“玉佛神”的事。不过,他当时就认为李二喜一定是因那“玉佛神”死的。但后来抓住了那个杀人凶手,也没听说提起那“玉佛神”的事……那赌徒最后说:“因为这个杀人案已过去五六年了,那凶手也已抓住伏法了,再说看你又是个外乡人,所以俺才敢给你说这些的……”

  

  接下来的几天,又重新化了装的季玉春,便在秦县令常去“留春楼”经过的街边,摆起了一个“赛半仙”的相面算卦摊。这天,他终于见穿着一身便衣的秦县令,当他悠悠地在卦摊前路过的时候,季玉春便招呼:“相面算卦说得准再给钱,如若不准甘愿倒赔钱!”秦县令止住脚步转身走近卦摊说:“当真?”季玉春毫不含糊地说:“当然当真!”于是秦县令便让他相面。只见他把秦县令上下左右地看了一遍之后,便在纸上给他写了三个字。秦县令一见写的是“玉佛神”,不由得心中暗暗吃惊,尽管表现在他眉宇之间也是一闪而过,但却早被季玉春看在了眼里。季玉春蛮有信心地笑问道:“不知相得可准?”秦县令冷笑一声说:“根本不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说准又在哪里?我不让你赔钱就算便宜你了!”说完就拂袖而去。

  

  过了不大一会儿,季玉春正在收摊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年轻人跑来说,他家老主人请他去看看。季玉春推辞说已经收摊了,明天再去吧。但年轻人好说歹说拉着他执意让去,季玉春只得跟着他去了。出城之后,他便带着季玉春拐进万博登陆是经过国家许可的正规的网上游戏娱乐平台,万博娱乐下载网址下载是众多体育迷,尤其是足球迷们的最爱,万博登录客户端平台保证等级评定的结果是最大程度上的公正和公平,万博登陆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登陆期待您的到来!一条两边是树林的小路。当他们拐拐弯弯走到一个更偏僻的地方时,猛地从树林中跳出来一个大汉,手握一柄明晃晃的钢刀,凶神恶煞地拦住了季玉春。那年轻人冲大汉说了一声“千万别留活口”,就撒开脚丫子一溜烟儿地逃跑了。季玉春一听,就对大汉说:“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杀我呢?”大汉“嘿嘿”地冷笑着说:“谁叫你对俺们县太爷胡说八道呢?所以你的死期也就到了!”说着他就恶狠狠地举起了手中的钢刀。正在这时,那大汉突觉肩膀受制非常酸疼,再也难以用力,一撒手,钢刀应声落地。他再一回头,发现原来有人早已站在了自己的背后。那大汉气急败坏地与那人打斗在一起,不过,只三五个回合之后,那大汉就被制服了。只见那人把他押到季玉春面前,对他一指季玉春厉声呵斥道:“八府巡按季大人在此,还不快快从实招来!”原来那人正是暗中保护季玉春的侍从。大汉这一听,自知刺杀钦差罪责难逃,并且也难以抵赖,只得乖乖地交代说,他是县衙里的一名衙役,是秦县令派他来截杀的,等等。

  

  前头鸣锣开道,侍从卫兵前呼后拥,当季玉春坐着大轿来到名洲县衙的时候,慌得秦县令毕恭毕敬地赶忙把季玉春恭迎了进去。

  

  季玉春坐在大堂之上,“啪”地把惊堂木一拍,对侍立在案桌一旁的秦县令厉声喝道:“秦大人,你可知罪?”

  

  秦县令慌忙上前一步,作揖道:“季大人,不知下官犯了何罪?还望大人明示。”

  

  季玉春不由冷笑一声,说:“好、好,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说着,他就在纸上写了几个字,并折叠起来之后,便命人传给了秦县令。

  

  秦县令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玉佛神”三个字,还写有一副对联“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而且还特意把上下联开头的两字“福寿”和末尾的两字“松水”,分别用笔圈了起来。此时,心中陡然暗惊的秦县令,额头上的虚汗“呼”地就冒了出来。他有些结巴地说:“大、大人、您、您这是什么意思?下、下官不懂……”

  

  季玉春说:“秦大人,本官就实话对你说吧,我暗中走访李二喜的媳妇,就怀疑李二喜可能挖出了什么值钱的东西。接着就从经常与他一起玩钱的一个赌徒那里了解到,李二喜还真的挖出了一件宝贝‘玉佛神’。也许是他想偷偷卖掉换钱去赌博,所以也就没敢告诉他媳妇,只是难以抑制兴奋地告诉了那个赌徒。你知道,李二喜是一个落第秀才,在他临死的时候,因为你蒙着面他认不出来,但你的一句话就让他知道抢他的‘玉佛神’的人是谁了,可如果直接写出‘梁松水’的名字,那肯定是破不了案的,于是他就灵机一动,沾着血写下了‘福寿’这二字,而且这两个字的‘两’字,又与‘梁松水’的‘梁’同音。然而,你们借题发挥,正好找到了一个叫‘福寿’的小偷,便把他屈打成招最终成了替死鬼。再说,我还了解到出事后,你与梁县令关系更加密切,特别是后来你一个捕快竟还当上了县令,这怎不令人怀疑?好吧,现在就再拿出一件东西和带上一个人来,看你还如何抵赖!”

  

  当把季玉春化装相面算卦的那一套东西摆在面前,半路截杀季玉春的那个大汉衙役跪在堂上直叩头的时候,秦县令两眼一黑几乎要瘫倒在地,他顿感大势已去,一切都完了,他只得无奈地道出了实情。原来,那天晚上秦捕快正在街上走的时候,偶然听到前面两个人的小声说话,那个叫李二喜的说,他才挖出了一件宝贝,果真是传说中的“玉佛神”。第二天秦捕快就献媚地向当时的县令梁松水说起了这稀奇事。可谁知,梁县令听后竟然动起了贪心,叫他无论如何必须弄到手,必要时不惜采取杀人灭口的手段。所以就在当天,他趁着雷鸣电闪的风雨之夜,悄悄地来到李二喜的家门口一看,不由心中大喜,只见大门落锁家中无人!于是他翻墙入院,溜进了忽明忽暗虚掩着门的北房之内。他趁着频频出现的电闪之光,急促促地在屋子里翻找起来。当他终于从盛放旧书的破箱柜里,翻找出了“玉佛神”的当口,刚从赌场回来的李二喜一头撞进了屋里。在电闪的一亮之下,李二喜猛然发现,有一个戴着帽子的贼,正在偷窃他的“玉佛神”!早已把家赌穷了的李二喜,视这宝贝犹如命根子呀!也正因为他的拼命阻拦,秦捕快才一刀捅进了他的肚里,同时还对他说:“对不起啊,要怪,你只有怪贪心的县令梁松水吧!”秦捕快逃走之后,就连夜把“玉佛神”交给了梁松水。第二天,他随梁松水假模假样地到现场勘查的时候,不想李二喜在临死前竟还留下了“福寿”这两个血字。这两个字究竟是指的什么意思,梁松水和在场的人谁也闹不清楚。不过,梁松水和他就此借题发挥,终于逮住了一个叫“福寿”的窃贼,他们采取屈打成招的办法,便让这窃贼成了替死鬼。后来,梁松水又企图对秦捕快杀人灭口,但狡猾的他早有准备,他把话透露给梁松水说,他把这事已嘱托给一个可靠的朋友,如果他一旦失踪和被杀的话,他的那个朋友就会把这事公之于天下并向上告发,所以梁松水从此不但没有再杀他,而且后来还想法提拔他当上了这县令……

  

  季玉春让秦县令当堂在招供上签字画押之后,“啪”地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来人哪,把他立即打入死牢!待本官奏明圣上,连同梁松水一同治罪!”

  

  半月后,季玉春把这件案子奏明皇上后,便把他们二人一同砍头正法了。